生脈散加味治療心絞痛二例

醫案一:

解某,男,61歲,離休干部。初診:1981年9月11日。自訴4年前在首都開會,勞累緊張過度,突發心前區及胸骨正中絞痛,伴嚴重壓迫和室息感,血壓下降,送北京某醫院救治,診斷為冠心病、心絞痛、心肌梗死,經救治后好轉。出院后大發作2次,小發作不斷。近半年來,發病日趨頻繁,雖經多種西藥治療,收效不大,服中藥200余劑,亦無好轉。目前,心絞痛每3~4天即發作一次,持續3~5分鐘。平時胸部憋悶壓迫,梗塞不舒,稍用力或激動躁擾立即引起發作,胸膺刺痛,掣引肩背,面色蒼白,痛時大汗淋漓、四肢發冷,以手捂胸不敢出大氣。言語氣息低微,步行不及百余米即需坐憩。形體虛腫,納少眠差。脈沉細澀,舌淡、苔白少津。證屬氣液虧虛,心脈瘀阻,治以益氣養心、通瘀宣痹,以生脈散加味。

丹參

紅參(另煎,兌沖)6g 生黃芪24g 麥門冬10g 北五味10g 丹參24g 棗仁12g 桃仁10g 川紅花10g 降香6g 薤白10g

二診:9月23日。服上方10劑(停服其他西藥),胸悶、壓迫、梗塞之感霍然消除,頓覺氣爽神增,全身輕松。10余天來心絞痛未發作,能步行1.5km,不休息而無不適。方既得手,改做散劑繼進。

紅參30g 麥門冬30g 炒蒲黃(包煎)15g 血竭10g 五靈脂(包煎)15g 川芎18g 三七粉30g 丹參30g

共碾細末,裝瓶,每日早、晚各服5~10g,并囑病人靜心調養,忌勞倦,節飲食,調理月余即康復。

醫案二:

趙某,男,67歲,干部。初診:1983年6月8日。患高血壓30余年,并患高血脂、冠心病。近1年來,心絞痛發作頻繁,用各種西藥仍難控制,雖完全休息,仍然發作。發時胸骨后痛掣引左肩,胸部悶壓,伴氣短、額汗出,多次心電圖檢查均顯示心肌缺血較嚴重。近來雙眼視力嚴重下降,頭昏,四肢乏力,背心涼,夜夢紛紜,驚悸易醒,左臂麻木疼痛。飲食、二便基本正常。舌尖紅燥,苔薄膩,中有裂紋,脈象沉澀細弱,七八至一歇止,右脈模糊不清。乃氣陰兩虧,心脈瘀阻之證,急予益氣養陰、通脈活血法,生脈散加味。
白曬參6g 麥門冬18g 五味子10g 棗仁18g 遠志6g 降香6g 紅花6g 丹參24g 三七粉(分3次吞服)10g

二診:6月13日。服6劑后,上2樓不感心悸,查心電圖顯示心肌缺血程度減輕。睡眠亦較前好,血壓穩定(140/90mmHg),現感背心不溫,時出冷汗,脈象沉澀,苔薄白。原方佐以溫陽及收斂心氣之品。

白曬參6g 麥門冬18g 五味子10g 制附片(先煎)4.5g 棗仁18g 丹參24g 龍骨(先煎)18g 牡蠣(先煎)24g 桃仁4.5g 紅花6g 炙甘草10g 生三七粉(分次吞服,每次5g)30g

三診:6月30日。服上方13劑,其間心絞痛僅發作一次,且較輕微短暫。氣短、心悸、胸悶減輕,緩步能上3樓。查心電圖顯示心肌缺血情況明顯改善,眠、食均好轉。仍守前方,以固療效。

白曬參10g 黃芪24g 當歸10g 麥門冬10g 制附片(先煎)4.5g 丹參24g 紅花10g 龍骨(先煎)18g 牡蠣(先煎)24g

按:上述兩例,均系平日勞心過度,氣陰久虧,血流不暢,心脈瘀阻,致心體失養,心神不用,發為心痛、驚悸等癥。此病多虛實夾雜,心痛頻急,雖以瘀血為元兇,然正氣虧虛,實乃病變之本,專行攻瘀通絡,不惟正氣難支,瘀滯亦難消解。故擬方始終不離益氣養陰之生脈散,配以活血化瘀、通絡宣痹,再酌用寧心安神、潛陽祛痰之品,而獲良效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宋鷺冰60年疑難雜癥治驗錄》一書

0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快乐双彩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