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老中醫治療肺腎兩虛,心脾受累型喘證

劉某,男,48歲,干部。初診:1975年4月20日。兩周前因哮喘住院。現咳嗽氣促、白晝汗出。曾肌注青、鏈霉素,阿托品,服用生脈散、玉屏風散,單味龍骨、牡蠣、浮小麥、麻黃根等,均無效,轉請中醫會診。現癥:全身汗出,咳嗽喘促,胸悶,心累心悸,痰涎壅盛,惡風怕冷,關節酸痛,手指震顫,手腳心熱。夜間發作時,胸痛如刀割。舌質紅、苔厚膩,脈浮大、重按無力。先宜止汗、甘淡養陰、化痰開胸。

龍眼

凈龍眼肉30g 蓮子心120g 淡竹葉15g 鮮甘蔗500g

以上濃煎頻服。

川貝母15g 法夏曲30g

共研末,每次1.5g,日服3次,開水送下。

二診:4月29日。服完2劑后,心累心悸、關節酸痛、手指震顫等消失,汗出減少。尚胸背汗出,咳喘陣發,痰黏稠,夜潮熱,手足心熱,頭昏暈,不思食。治宜滋陰降火、斂汗實表。

當歸10g 黃芪30g 生地黃18g 黃連6g 黃芩10g 棗仁18g 生龍骨(先煎)18g 生牡蠣(先煎)24g 川貝母10g 陳小麥30g

4劑。

三診:5月6日。咳喘、胸悶、氣緊大減,食增。仍頭昏盜汗,咳痰不爽。治宜培土生金、肅肺祛痰。

北沙參24g 焦白術10g 神曲10g 砂仁(后下)6g 化紅皮10g 黃連10g 黃精12g 瓜蔞殼10g 茯苓18g 甘草3g

4劑。

四診:5月13日。痰易咳出,仍短氣、盜汗、時心煩、口舌干燥、腹脹、脈虛數。治宜養陰清熱、益氣斂汗。

潞黨參24g 麥門冬10g 五味子10g 焦白術10g 百合24g 知母10g 浮小麥30g

4劑。

五診:5月22日。藥后諸癥均除,停藥4日后又復咳嗽氣促、胸悶、喉中痰哮、腹脹腸鳴。治宜降氣祛痰,健脾養胃。

苦杏仁10g 厚樸10g 法夏10g 茯苓18g 陳皮10g 蘇子10g 焦白術10g 黨參18g 甘草3g

2劑。

六診:5月27日。腹脹腸鳴消失,痰哮減輕,仍胸悶氣促,苔少脈虛。宜降氣補肺、納腎固本為治。

旋覆花(包煎)10g 馬兜鈴10g 川貝母10g 紫菀10g 紫石英(先煎)18g 補骨脂10g 枸杞子18g 胡桃肉10g 肉蓯蓉10g 枇杷葉(去毛)10g

6劑。

七診:咳嗽大減,痰易出,但頭昏暈,耳鳴,口干舌燥,舌無苔,脈虛弱。治宜補腎納氣以固根本。

熟地黃24g 山藥18g 棗皮10g 丹皮6g 茯苓18g 麥門冬10g 五味子10g 生龍骨(先煎)18g 牡蠣(先煎)18g 紫石英(先煎)18g 枸杞子18g 胡桃仁10g 炒雞內金10g

6劑。

按:本例喘證因久病反復,已肺腎兩虛,心脾皆受其累。心陽不足,心陰不斂,故晝夜汗出淋漓,心累心悸,神疲體倦,畏風怕冷,脈浮大,重按無力;陰虛發熱,故手足心發熱,手指震顫,夜間胸痛如割,舌質紅、無苔;脾肺虛故多痰涎、咳喘胸悶,濁痰閉阻經絡則關節痛;腎陰虛,故昏暈、耳鳴、口干舌燥。故本例虛實互見,病涉多臟,治宜標本兼顧,陰陽平調,隨證施治,未可執一,如筍落籜,終獲全功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宋鷺冰60年疑難雜癥治驗錄》一書

0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快乐双彩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