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氏選奇湯隨證化裁治愈三陽頭痛

郭某,男,46歲,某局設計院工人。初診:1980年10月27日。3個月前感冒受涼,頭痛畏寒,繼而右眼脹痛,后影響左眼亦脹,每發頭痛欲裂,目脹欲脫,右眼尤甚,掣引頭枕后部及巔頂,前額及眉棱骨昏重脹痛,項背不利,俯仰受制。雙目充血,白睛滿布血絲,睛突,羞明流淚。眼科檢查為“眼底水腫”,但眼壓不高,視力無明顯改變。其他有關檢查均正常,服西藥癥情未減。又服中藥治療,曾服石決明散、駐景丸,以及活血化瘀、平肝息風之劑,仍未緩解。近來頭痛掣引右眼脹痛更劇,伴惡心,痛苦之狀難以忍受。口干苦,無汗,小便黃,唇紅,舌紅少津、苔薄白,脈浮弦有力。辨證為汗出傷風,風邪郁于太陽、陽明、少陽經,久之氣血失調,經俞不利,郁而化熱,壅蔽清空,發為是證。法當祛風散熱、清利頭目、疏解三陽之郁,擬張氏選奇湯佐以通經活絡為治。

羌活圖片

粉葛18g 羌活10g 黃芩12g 防風10g 菊花10g 夏枯草30g 蟬蛻(后下)6g 赤芍10g 丹皮10g 紅花10g 甘草4.5g

二診:11月11日。服上方6劑,頭痛如劈、目脹欲脫之勢頓減,前額、眉棱骨已不痛,頭目清爽許多,目睛血絲減少。現右眼掣引右枕后部時痛,頸項轉側不甚自如,入夜心煩,手腳心熱,口干,脈細弦。
繼與祛風清熱、養血通絡之劑。

粉葛18g 羌活6g 藁本4.5g 細辛3g 防風10g 黃芩12g 當歸10g 川芎10g 熟地黃15g 赤芍10g 甘草6g

三診:11月24日。連服8劑,諸恙續見好轉,額部及頭頂重痛未再發,左眼脹痛除,血絲消失,心煩、發熱亦除。惟右眼尚掣引枕后發脹,天氣變化則后腦和項脊麻木,強痛不適。脈細弦,舌淡苔薄。此病久肝血虧虛,余邪留滯太陽經俞,予養血疏肝、益氣通絡之劑并伍以疏風之品以善后。

柴胡10g 黃芪15g 當歸10g 白芍10g 焦術10g 茯苓18g 川芎6g 粉葛10g 羌活6g 防風10g 薄荷(后下)6g 煨姜10g

服6劑后,頭痛、眼脹均止,頸背強麻消失,而獲痊愈。

按:頭為三陽之會,前額、眉棱痛多屬陽明,后腦連項屬太陽,痛引兩側、巔頂屬少陽(厥陰),本例頭痛,目睛脹痛掣引枕后,痛及前額、巔頂,如劈如裂,實為三陽頭痛的典型癥狀。此乃外感風邪郁滯三陽經絡,氣血失調,化火攻沖,壅塞清空所致。選奇方治療風邪郁滯,風火相煽的頭痛實系良方。張石頑說:本方以“羌活、甘草之辛甘發散,僅可治風,未能散火,得黃芩以協濟之,乃分解之良法也。黃芩雖苦寒,專走肌表,所以表藥中靡不用之。”本證頭痛兼眼球外凸、口苦咽干、目晴紅赤,是風邪挾少陽膽熱上沖,故加菊花、夏枯草清泄少陽,合赤芍、丹皮、紅花化瘀通絡,首劑則獲顯效。風陽壅滯日久,肝血亦漸虛耗,治風同時兼顧治血,故繼之合用養血疏肝之四物湯、逍遙散。前后加減雖有不同,但終以選奇湯貫穿其中。張石頑用選奇湯治頭風疼痛,高巔諸疾,因其證之虛實,有兩種化裁,虛證以肝血虧虛為主,當合用養血柔肝法;實證以膽胃郁熱為主,配以泄熱和胃、清泄少陽法。本例風陽攻沖,肝血虛耗,虛中有實,故兩法并投,先清泄疏散,后養血疏肝,先后各有側重,貴在隨證化裁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宋鷺冰60年疑難雜癥治驗錄》一書

0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快乐双彩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