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肝血虛,下元不足,虛風上擾證的中醫治療醫案

當歸

王某,女,50歲,成都軍區干部。初診:1980年12月15日。自訴1年多來,常感頭昏眩,發時惡心嘔吐,不敢睜目,臥床不起,起則劇吐,天旋地轉。平時十指至手腕發麻顫抖,肢涼,陣感心悸、耳蒙,心煩易驚,眠差,納少(素有胃下垂病史),大便干燥,平時易感冒。口干,舌紅少津,苔中剝脫,脈細弱微數。辨為心肝血虛,下元不足,虛風上擾之證。擬養血平肝、息風潛陽為治,用四物湯加味。

當歸10g 川芎4.5g 生地黃18g 白芍10g 棗仁10g 柏子仁18g 生牡蠣(先煎)18g 麥門冬10g 石斛10g 鉤藤(后下)10g 丹皮6g 甘草3g

4劑。

二診:12月25日。頭目昏眩大減,發作稀疏,心慌氣短好轉。惟手腕、指端麻顫不溫,耳竅蒙阻。此乃虛風上擾之勢有減,肝血仍虛,難以濡養。再進養肝息風之劑。

當歸10g 生白芍15g 生地黃18g 粉丹皮10g 麥門冬10g 菊花10g 鉤藤(后下)12g 生甘草6g

三診:1981年2月6日。諸恙均減,眩暈基本消除,嘔惡亦止。但指麻顫未愈,午后頭面、手心不時沖熱,氣尚短促,脈虛緩。擬滋補肝腎、益氣養血、育陰潛陽之劑,用二甲復脈湯加味。

白曬參6g 麥門冬10g 石斛10g 白芍12g 阿膠(烊化)12g 生地黃18g 女貞子18g 首烏片18g 玉竹18g 牡蠣(先煎)18g 鱉甲(先煎)18g 黑芝麻10g 甘草6g

8劑。

藥后手指麻顫和沖熱消除,心慌氣短消失,眠食恢復,神情良好。

囑其配合杞菊地黃丸續服1個月,諸恙悉愈,未再發生。

按:本證屬內風眩暈,兼見肢端麻顫,均因長期脾胃虛弱,營血生化來源匱乏,以致血虛津虧,肝失濡養。血虛則風動,虛陽上擾,清空不利,故眩暈時作、耳竅蒙阻;經脈失養,虛風掣動則肢麻、冷顫;心虛血少,必令氣短易驚;病久延及肝腎,下元不足,脈舌均呈虛象。如《臨證指南醫案》說:“諸風掉眩,皆屬于肝,所患眩暈,其證有夾痰、挾火、中虛、下虛,治膽、治胃、治肝之分……下虛者,先生必從肝治,補腎滋肝、育陰潛陽,鎮攝之治是也。至于天麻、鉤藤、菊花之屬,皆系息風之品,可以隨證加入。”本例先投四物湯加麥門冬、石斛,養血滋陰,用牡蠣、鉤藤、菊花潛陽息風,連服10余劑,眩暈乃止。惟肢端麻冷、顫抖為陰分久虧,風陽擾動,繼進阿膠、芝麻、首烏、女貞養血育陰,合二甲鎮攝風陽,共奏息風之效。最后以杞菊地黃丸滋補下元,乙癸同治,緩圖調理以善后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宋鷺冰60年疑難雜癥治驗錄》一書

0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快乐双彩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