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風的中醫治療醫案一則

枸杞

盧某,女,56歲,于四川某高校工作。初診:1981年12月5日。患者系余同鄉友人魏某之妻,體弱多病,操持家務亦甚辛勞,患冠心病、心絞痛多年,經中、西藥治療,癥情有所緩解。患者素性急躁、抑郁,近年來尤因小女婚事不順其意,惱怒積郁,20天前又與女發生齟齬,氣極卒倒,昏厥不省,牙關緊閉,經救治,一晝夜方蘇醒,但失語、四肢不能動、肢面浮腫、顏面輕微歪斜。兩三天后方能言語,但語音低怯吃力,肢身無力,步履動作艱難,緩行亦需扶杖。痰多,咯吐不利。自覺頭頂前額脹痛,昏眩,短氣,心煩不寐,脘悶,便結,口淡膩。西醫檢查:腦血流圖呈腦供血不足,椎基底動脈彈性差,診為輕度中風。服藥未見好轉,特來求治,懇請處方。余云:“此為中風,只程度稍輕,然不可不防患中臟之危殆也。緣于情志內傷,氣郁痰結,五志化火,除方藥之外尚須令其心胸開朗,心平氣順,否則終有急發之虞。”先對魏君曉以新社會婚姻大事,應由兒女自主,父母過分干預反成弊端;同時示其妥善教育子女敬重父母,慎重處理個人大事,遵行晚婚與節儉之新風,言甚懇切,魏君遵囑,轉而規勸妻女。另據所述病情,辨證為肝腎虧虛,熱痰阻絡,下虛上實,治以滋養肝腎、化痰通絡、疏風寧心。

鉤藤(后下)12g 菊花10g 枸杞子18g 首烏24g 白蒺藜10g 棗仁12g 遠志12g 石菖蒲6g 膽南星4.5g 川貝母10g 竹茹10g 白芍10g 女貞子18g 天麻10g 絲瓜絡10g 甘草6g

半月后,魏君復來:服藥9劑后,頭昏眩大減,已可去掉手杖,室內活動自如,能料理輕微家務,痰涎減,浮腫消,納食知味,大便軟,惟氣短、心悸。并云已將余相勸之語,轉告其妻,彼茅塞頓開,郁氣隨消,欣然應允女兒自主之事。女兒亦盡心侍奉榻前,闔家喜悅,稱謝不已。再于前方中加入白曬參6g,以益元氣、安精神,服10劑后康復如初。

按:此證氣極卒倒,昏不識人,應與厥證中之肝厥(氣厥)相別。肝厥乃因惱怒驚駭,情志過極,氣機逆亂,上壅心胸,蒙閉竅隧所致。本例則屬中風,緣于患者平素操勞過度,肝腎不足,氣血內虧,大怒傷肝,肝陽暴漲,氣血挾熱痰并走于上,心神昏冒而卒倒,后遺經絡閉阻等癥。治法尤須有別。肝厥當疏肝順氣、開郁降逆。本證實為下虛上盛,故用溫柔濡潤滋養肝腎,平息內風以治其本虛,同時豁痰通絡、疏經祛風以治標實。其為情志而誘發,故輔以精神開導,使病人心境豁順,郁氣自消,氣機條達,五志之火無由而生,病始能隨藥而愈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宋鷺冰60年疑難雜癥治驗錄》一書

相關文章:

《近代中醫名家論治中風病薈萃》

《中風病中醫辨治及驗方》

中風中醫治療調養偏方

0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快乐双彩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