肺炎后痰熱余邪留戀,心肺氣陰兩傷的中醫調理

桑葉圖片

周某,女,50歲,成都市某廠工人。初診:1980年11月10日。1個月前患大葉性肺炎,在某醫院經中西藥治療控制感染后出院。就診時自訴胸部悶脹不舒,氣短,神疲,頭昏,心悸,失眠,痰黏稠,咳唾不爽,鼻燥,口干不欲飲,胃脘嘈雜,饑不欲食。舌質紅、苔微黃膩,脈細數無力。乃肺炎后痰熱余邪留戀,心肺氣陰兩傷,法當益氣養陰、清化痰熱。

沙參18g 麥門冬10g 桑葉10g 枇杷葉10g 川貝母10g 瓜蔞10g 冬瓜子10g 牛蒡子6g 棗仁10g 百合18g 懷山藥18g

4劑。

二診:11月15日。病人胸部滿脹減輕,近復感冒,頭痛昏重、項強、咳嗽痰白、口淡,舌苔黃膩,脈浮數。前法佐以化濁清熱。

沙參24g 麥門冬10g 馬兜鈴10g 阿膠珠10g 牛蒡子6g 川貝母10g 枇杷葉10g 甘草3g 白蔻殼10g 滑石(先煎)10g

4劑。

三診:11月21日。咳嗽減,頭昏項強等癥消除。但兩脅脹滿,口干咽燥,心悸寢汗,腰脊酸脹,下肢軟弱無力,舌質紅,苔薄黃膩。陰虛肺燥,不能輸津滋腎,肝旺逆乘犯肺,宜養陰潤燥、滋腎疏肝。

沙參18g 麥門冬10g 枸杞子18g 生地黃12g 炒谷芽12g 炒麥芽12g 竹茹10g 柏子仁10g 黃連3g 香附15g 炒川楝10g 當歸10g

4劑。

四診:11月28日。咳止,下肢已覺有力,胃能納食。但口干,胃脘嘈雜而空,倦怠,動則心悸。舌苔薄,脈細微數。肺胃氣陰虧損未復,重予初診方。

五診:12月5日。心悸緩,納食增,余癥減輕,惟勞累不勝,舌質淡紅,脈細弱。予益氣養陰善后。

廣百合24g 潞黨參18g 炒知母6g 玉竹10g 麥門冬10g 懷山藥18g 棗仁10g 甘草6g 牡蠣(先煎)18g 生地黃12g 阿膠(烊化)10g 炒麥芽12g

4劑。

按:本例在肺部感染控制后,心肺氣陰耗傷,痰熱余邪留戀,既不可以苦寒之劑重傷其陰,又恐因肺熱葉焦而成痿。治療時既要扶正養陰,又須清肅余邪。故首診取《溫病條辨》沙參麥冬湯加味,以沙參、麥門冬益氣養陰為主,佐以貝母、冬瓜子、牛蒡子利氣豁痰,桑葉、枇杷葉清宣肺氣。再者,肺為華蓋,久病必累及諸臟。心肺同居上焦,心肺氣陰受傷,鼓動無力,故胸悶、心悸、氣短,故佐棗仁、百合、玉竹、阿膠等養心安神。“脾為生氣之源,肺為主氣之樞”,肺受邪,影響脾胃,故胃脘嘈雜、知饑不食,加懷山藥、谷芽、麥芽以扶脾胃。肺氣不足,肝木逆乘侮金,致肺氣不利,兩脅脹滿,故后又佐以川楝、香附疏肝理氣。肺腎陰津互滋,肺虛不能輸津滋腎,故腰脊酸軟、下肢無力等,選用生地黃、知母、天冬等味滋腎清金。可見肺炎善后補虛,必兼祛余邪,同時著眼整體,隨證調治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宋鷺冰60年疑難雜癥治驗錄》一書

0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快乐双彩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