喻氏清燥救肺湯加減治療肺腎陰虧,肺胃燥熱之證

石膏

劉某,男,40歲,技術員。初診:1981年1月5日。患者身體素壯,1977年因偶感風寒,咳嗽連作,經月不愈,痰液黏稠難以咯出,白日甚而夜晚入眠即止,遇冷則加劇。自服牛黃解毒丸和上清丸,咳嗽有減,以后每發即服此二藥,服則咳嗽緩解。1980年5月,突然鼻衄不止,出血甚多,服中藥大承氣湯數劑,連瀉70余次,出血始止。以后常有咳嗽,大便干燥難解,時口鼻干燥或疼痛,咳甚則鼻血不止。患者自認為“火重”,長期服用清熱瀉火藥及前述成藥,病情延續,時有反復。近來因感冒而咳嗽又劇,痰少,咽干,唯恐又釀成鼻衄,服大量牛黃丸等,咳不稍減,且顏面潮紅、心胸煩悶懊惱,時心中動悸,脘中嘈雜,大便困難,3日一次,口渴尤甚,飲水每日多達4~5瓶(2L水瓶),而小便仍黃少。舌質紅、苔白干而少,脈兩手浮弦細數。血象、肺、支氣管和鼻腔檢查,均未發現異常,血糖亦屬正常。辨證為肺腎陰虛,燥熱灼肺,治宜先潤肺清金,兼肅肺化痰,投喻氏清燥救肺湯加減。

西洋參4.5g 麥門冬10g 阿膠珠10g 知母10g 生石膏(先煎)24g 黃芩10g 馬兜鈴10g 桑葉10g 牛蒡子10g 杏仁10g 桑白皮10g 黑芝麻10g 地骨皮10g 甘草6g

4~6劑。

二診:1981年1月16日。服藥6劑,咳嗽止,大便通暢,心煩及胃中嘈雜感頓然消除,精神佳,口有津液,飲水接近正常。鼻中仍干燥,顏面時潮熱,小便黃少,舌質紅、苔中心薄黃,脈弦細有力。再擬潤燥清金之劑。

白曬參4.5g 北沙參24g 麥門冬10g 阿膠珠10g 生石膏(先煎)24g 知母12g 牛蒡子10g 馬兜鈴10g 杏仁10g 地骨皮12g 黑芝麻10g 丹皮10g 茅根30g 枇杷葉12g 甘草6g

連服10劑后,諸癥悉減,咳、衄未作,二便正常。繼囑以六味地黃丸早晚服用,病未再發。

按:本證系肺腎陰虧,肺胃燥熱。患者本陽旺陰弱之體,外感風寒,郁而化熱,本當疏散清潤為治,卻自服大量苦寒之品,致寒遏陽氣,苦燥傷陰,終至燥郁之火內熏,肺絡受傷而衄作。肺、胃、大腸一氣相通,肺陰已虧,又加劇下,胃腸亦燥,加之肺失清肅之職,大腸傳導難行,故渴飲、便難齊作。本證關鍵仍在于肺,故選用喻氏清燥救肺湯,加入瀉白散之地骨皮,清金潤燥、肅肺寧血,治中肯綮,故有桴鼓之應。后以六味地黃丸善后,亦取金水相生之義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宋鷺冰60年疑難雜癥治驗錄》一書

0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快乐双彩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