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老中醫治療暑濕夾滯醫案

黃芩的圖片

王某,女,52歲,家庭婦女。初診:1981年8月22日。口腔糜爛,兩頰黏膜及舌邊潰瘍,口氣酸臭,小便短赤,煩熱口苦,服西藥月余不效,仍口中灼熱、腹滿便溏、咀嚼說話困難。轉中醫診治,某醫按陰虛火旺、陰虛濕熱施治,連續投知柏地黃湯、甘露消毒飲加味10余劑,無好轉。脘腹痞滿漸增,不欲飲食,便如黃醬,滯而不爽,便后墜脹等。經前醫介紹,遂來求治。
患者體胖面紅,平時少患疾病,入夏因外感發熱咽痛,繼而又傷生冷,治療好轉后即口臭、口舌生瘡一直不愈。現更氣促胸悶,脘腹作脹,小便黃少,大便日三四行,每次僅下溏垢少許,頻頻墜脹作痛,噯氣泛酸,口干苦,時覺五心煩熱,舌質紅、苔厚膩灰黃,脈濡數。
辨證為夏令受暑,濕熱壅滯胃腸,郁阻氣機,故胸悶脘痞;濕熱熏蒸,胃濁不降,故口舌糜爛穢臭;阻滯腸道則便溏不爽,腹滿后重;邪犯水道則小便赤澀。宜清化濕熱、導滯通下,用枳實導滯湯加減。
黃芩10g 黃連4.5g 炒枳實10g 檳榔10g 木香(后下)6g 蒼術6g 瓜蔞10g 薤白10g 澤瀉10g 砂仁(后下)6g 酒大黃(后下)4.5g 甘草1.5g
2劑。
二診:8月27日。便下溏垢甚多,脘腹脹滿有減。仍滯澀后重,口糜氣臭,溺赤。再擬導下通腑、清化濕熱,兼利小便。
黃芩10g 生白術10g 蒼術10g 紫油樸10g 黃連6g 生大黃(后下)6g 枳殼10g 檳榔10g 大腹皮10g 法夏10g 豬苓10g 澤瀉10g 木香(后下)6g 干姜1.5g
3劑。
三診:8月31日。口糜好轉,連日來,每日下溏醬大便2次,飲食知味,口能咀嚼,厚苔轉薄。但口仍酸臭,噯氣,矢氣不爽。為濕熱滯腸,蘊阻氣機,當輕下頻下,不容遲疑。再進前法。
黃連6g 黃芩10g 炒枳實10g 蔞仁12g 檳榔10g 厚樸10g 大黃(后下)6g 木香(后下)6g 焦山梔10g 薤白10g 澤瀉10g 佛手10g 甘草3g
4劑。
四診:9月14日。口糜穢臭明顯好轉。飲食增加,大便日1次,仍不成形,胸脘已不覺脹痞。惟臍腹部硬滿、口苦、小便不利,再予清化,通下二便。
黃連6g 黃芩10g 酒大黃(后下)10g 檳榔片10g 焦山楂10g 枳實10g 木香(后下)6g 枳殼10g 蒼術10g 澤瀉10g 厚樸6g 瓜蔞仁12g
3劑。
五診:9月21日。大便由溏垢轉艱澀,肛頭灼熱,后重作脹不減,小腹硬,小便不利,腳心發熱。濕熱壅滯下焦,氣機不宣,法當清宣下焦、通利閉塞之氣,方用宣清導濁湯加味。
寒水石15g 蠶沙18g 豬苓10g 茯苓18g 皂角仁10g 炒枳殼10g 薤白10g 瓜蔞仁18g 滑石(先煎)12g 砂仁(后下)4.5g
3劑。
大便趨于正常,口糜口臭全消,小便通暢,余癥均解。
按:當年酷暑,暴雨成災,患者受暑濕發病。濕熱壅滯胃腸,阻塞氣機,沖上則口糜口臭,阻于中則脘腹脹滿,阻于下則二便不通。初起身熱、心煩、口糜,前醫投滋陰清熱之劑罔效,反令濕熱膠黏滯著,難以滌除。故以清化濕熱、導滯通下為法,并本葉氏“傷寒邪熱在里,劫爍津液,下之宜猛,此多濕邪內搏,下之宜輕;傷寒大便溏為邪已盡,不可再下,濕溫病大便溏為邪未盡,必大便硬,慎不可再攻也,以糞燥為無濕矣”。故四診均用枳實導滯湯、木香檳榔丸之類加減,意在輕下、頻下,病邪由上至下,漸次松動。最后癥見少腹硬滿、溏便轉燥、墜脹難出、小便不利,是余邪留滯下焦,壅塞氣機,不可再投苦寒清下,即遵《溫病條辨》所說:“濕溫久羈,三焦彌漫,神昏竅阻,少腹硬滿,大便不下,宣清導濁湯主之。”此方苦辛淡滲,清宣下焦,3劑獲愈。清代汪廷珍說:“蓋濕溫一證,半陰半陽,其反復變遷,不可窮極,而又氤氳黏膩,不似傷寒之一表即解,濕熱之一清即愈,施治之法,萬緒千端,無容一毫執著。”故守法與變方,全在圓機活法,臨證化裁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宋鷺冰60年疑難雜癥治驗錄》一書

0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快乐双彩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