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露消毒飲加減治療濕溫一例

金銀花

王某,男,59歲。初診:1981年10月14日。
5日前患感冒,惡寒發熱,自服中成藥無效并加劇。4日來持續發熱達40℃左右,入院經西醫處理(吃藥、輸液等),服中藥2劑(小柴胡湯加羌活、防風、白芷,三仁湯加石膏、知母等)發汗后,惡寒解,但高熱不退。化驗血象及透視心肺無異常,亦無其他病史。現癥為高熱(午后尤重)無汗,氣短喘促,胸脘痞悶,不思飲食,大便四五日未解,小便短赤,舌紅、苔厚膩,脈滑數。辨證為濕溫證,濕熱中阻,邪不外透,彌塞三焦。擬清熱利濕、宣暢氣機為法,甘露消毒飲加減。
金銀花18g 連翹12g 板藍根12g 杏仁10g 黃芩18g 射干10g 石菖蒲10g 郁金12g 茵陳18g 滑石(先煎)18g 藿香10g 通草6g 蘆根60g
囑其立即煎服,每3小時服一次,每服150mL,晝夜分服。
二診:10月16日。上方連夜煎服,藥后通身出汗,夜半體溫降至38.5℃,凌晨退至37.6℃,小便通利。2劑服完體溫降至正常,小便轉清,膩苔消退,飲食知味,脈象轉緩,惟胸脘滿悶未解。濕熱已獲透泄之機,再予芳化淡滲、和中養胃為治。三仁湯加味。
杏仁10g 白蔻仁10g 薏苡仁18g 法夏10g 陳皮6g 藿香10g 茵陳10g 石斛10g 白扁豆10g 滑石(先煎)12g 通草6g 蘆根30g
服3劑后,脘悶消除,未再發熱,余癥悉解而出院。
按:本例初用和解表散、辛涼滲利而不見效,即因濕與熱合,兩邪膠結,未得滲泄之機。以甘露消毒飲加減,意在清三焦邪熱與解毒并用,解郁豁痰、芳化濁濕與滲利并投,以期解膠結、孤邪勢、宣通氣機,共奏分消走泄之效。有謂善治濕溫病者,必善開胸膈、治熱痰,確屬真知灼見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宋鷺冰60年疑難雜癥治驗錄》一書

0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快乐双彩开奖公告